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古典武侠 > 正文

峥嵘岁月 之 寻妖

作者:admin人气:1020来源:

  通城,一个省城旁边的小县城。
  因为各种事儿,我总去。
  通城的朋友于是越来越多,五花八门三教九流。最多的,是流氓,现在大家比较习惯管他们叫黑社会。
  在我的眼里,他们其实没大家想象的那么坏。
  他们不过也是为了吃口更好的饭而已,如果能给他们一份好工作好薪水,他们也不愿意去干那些见不得光的事儿。
  好了,同情到此为止,说正事儿。
  我在通城有一个朋友,叫王义,是个老混子,混的不怎么样,所以钱也就不宽裕。早前通过别的朋友认识的,熟悉了以后,我每次再去通城,因为他离婚多年一个人住,他总是邀请我到他家里住。
  住了2次后,我发现在他家比宾馆方便多了,想干啥就干啥,有别的哥们要见面,也可以在他家里,嫖个娼啥的,他家三间房,也够用,还不用担心警察叔叔造访,尤其无聊时,包个丫头在他家打屁聊天,实在是太自由随便了。
  我给他的好处是每天跟着我吃喝,没烟了给他扔一包过去,用他家的床操了妓女或别的什么女人,会按规矩压点儿钱在褥子下面。
  所以,他好我好一切都好。
  住王义家,我也不是图省几个住宾馆的钱。年轻时,因为经常犯『错』需要跑路,渐渐的给自己养成了一个坏习惯:不管出多远的门,除了钱我不喜欢带任何东西,到了哪里,如果有朋友,住宿时总朋友陪着,不然就会有一种颠沛流离的感觉。我尤其讨厌在车站等车时产生的那种情绪。
  后来有一次去通城,我就先电话联系了王义,又住在了王义家。
  我俩没事儿闲扯时,他和我说:最近我们这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人妖,总到小涛(也我的一个哥们,通城大哥级别的)的歌厅里混,我他妈的去了好几次都没碰上,听说模样长的挺好看,刘老二(也我哥们)有次喝酒喝多了说把那个人妖给干了一次。
  我这人,没经历过的事情,即使不喜欢,也总是很好奇,王义的,我一听就兴致勃勃了,呵呵。之前,我只看过娱乐场所舞台上的人妖,从没有同人妖近距离交流的经历,所以我立码决定晚上到歌厅去碰碰运气。
  我和王义去的比较早,为的是避开太多认识的人,如果在歌厅太多人玩到了一起,我怕把人妖吓到。我让服务员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小包厢,俩人钻进去一边喝酒一边打屁一边盯着舞池。
  等了他妈的好几个小时,我都要喝懵了,那个人妖才出现。王义发现那个人妖后指给我看,我看到已经有几个人围在他身边,我估计是那些已经知道他是妖的男人在打趣他。等了一阵子,妖的身边总是有人,我只好逼着王义去试试把妖喊过来一起喝酒,王义硬着头皮过去,竟然真给领到了包厢里。
  后来,王义告诉我,他是把我一顿吹,说什么外地来的大款,老有钱了,过去陪喝几杯,给打小费。但可笑的是,后来我更知道,妖并不是奔钱才过来的。
  进里包厢,妖直接坐我身边了,我急忙闪开一点儿。我对妖的好多地方包括身体心态处境什么的都好奇,但惟独还没有对进入他们的身体产生好奇。
  和我打招呼,一出声儿,基本是男音儿,让我超级别扭。但这个妖穿的还挺时尚,比较会打扮,借着桌子上的几碗蜡烛的光,我发现他的模样也可以,浓妆下倒十分女人味儿。胸部鼓鼓的,但上身短衫的脖领比较高,基本看不见肉。下身是个牛仔短裙,比较短的那种,和短裤差不多。腿上穿着丝袜,不是连裤袜,是到大腿根那种,因为我看见了袜子边儿。
  如果要是对面坐着,也许能看见裙子里面,可惜我坐在侧面。
  喝酒,闲扯,聊了很多没用的。问妖的情况,他回答的那些,一听都是鸡巴瞎编的。这个也可以理解,他这种人,更需要小心的保护自己。
  那时,我很想看看这个妖的上身,但在歌厅里,我实在不好意思,这要被传出去我是个变态,可不是我能承受的。
  我用眼神鼓动王义。王义也好奇啊,就在我假装出去的时候换他做到妖的旁边,我回来时,妖见我坐到了另一边,就有起身要过来的意思。我那是估计他可能认为我打小费就该陪着,所以就示意他不用过来。
  于是王义就开始动手了。妖躲躲闪闪,就是不让摸胸部,但下面却让王义摸了。记得王义第一次摸进妖的下面时,愣了一下就把手抽了出来,然后竖起大拇指冲着我淫笑,那意思:有鸡巴,摸到了。


  那妖见我不反对他和王义纠缠,也放开了。王义一摸他鸡巴,他就也去摸王义的鸡巴,还从裤腰伸进去直接摸,我看着二人闹,差点没乐死。
  妖还很女人的靠在王义的怀里,不知道的人从远处看,她就是一个做台的小姐。
  后来,王义叫了起来:你咋还硬了呢?
  妖回答的更乐人:你不也硬了么,行你硬不行我硬啊?谁叫你摸的我得劲儿了啊。
  二人这么随便,我也放肆了,就让王义给妖撸。王义还真给撸上了,还把妖的裙子往上扯,让我能看见他的动作。妖满脸通红扭捏了几下也同意了,只是不停的盯着外面,如有人往包厢里面看,就用胳膊挡着下身。
  妖的鸡巴软的时候我没看到,我看到时已经硬了,大小和一般男人差不多。
  因为是从内裤一边扯出来的,还有王义的手挡着,实际上我更多的时候只能能看见鸡巴头。
  王义期间还偷袭妖的胸,告诉我可能是假的。妖也没反驳,只用我有没有女人味之类的话转移话题。
  我问妖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妖告诉我喜欢男人。我就逗他说王义是单身,总处在十分『男人』的状态,你们可以交朋友。哈哈。
  妖说他愿意啊,但就怕王义不愿意。我就鼓动王义,王义就骂我不是人。但妖挺猛,或者上了情绪,竟抱着王义就要亲嘴,虽然没舌吻,但还真给亲到了,把王义也弄得面红耳赤的。妖还不停的撸王义的鸡巴,书迷们都在 得得啪上看小说!王义的鸡巴在裤裆里,一直也在勃起状态,我觉得那时王义就已经有点混乱了,哈哈。
  王义没老婆,又没钱,找小姐大多是朋友请客,他绝对是属于饥渴型的。王义和妖半打趣半认真的撸了好长时间。
  半夜的时候,我喝得实在不行了,看看时间,妖陪了我们3个多小时,就给了妖200元钱。要犹豫了一下,把钱接过去了。然后还缠着我们问要不要去开房。
  王义认为妖还想挣我们的钱,就用损人的口气表示出来,并提示妖不是在我朋友歌厅做台的小姐,不给他都行。我见王义要打臭无赖吓唬妖,就扯着王义要走,妖就又奔我使劲儿了,缠着我说开房不要钱了,说他喜欢我。
  操,没把我吓死。我那时认为妖说不要钱,就是看准我如果操了他就一定会再给点儿。小姐宰好心的客人都这套路,嘴上不说要,服务贼周到,让你不好意思不给。我就是那种在小姐面前有点心软的好客人,总被哄的多给钱。但眼前的是个妖啊!王义连胸都没摸到,可能妖都算不上。
  但王义一听不要钱了,就接过话茬说:啥开房不开房的,今晚你就跟我们到我家住得了。又对我说:你看老妹都不要钱,就是想陪你,聊聊天也行啊。操,竟然叫上『老妹』了,我真服了王义。
  我寻思着,多个人扯淡倒也挺好,回家里也可以更放得开的和妖聊聊。要是妖缠着我要干点啥,呵呵,还有王义顶着。我征询妖的意见,妖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回到王义家,我酒劲儿上涌,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
  早上醒酒时,对回到王义的时期有些记不清楚了。我看到我自己睡在了本来王义睡的房间,就去别的房间找,一看而让睡到了本来给我准备的房间里,俩人虽然都穿着衣服,但妖的手竟摸在王义的裤裆上。我还看到地上有卫生纸。
  我一进屋,有了动静,二人接着也醒了。王义的脸,都成猪肝了,妖倒是挺自然,大概已经习惯了。看到王义那囧样儿,我没好意开玩笑,只说自己饿了,想让他出去买点早餐回来。
  王义走后,我又给妖200块,想打发妖走。妖没要,他和我解释说,他到歌厅不是为了挣钱去的,就是想找个伴儿,他还说昨晚他觉得我和王义都不错,但我给了他钱,他更愿意跟我,可是昨晚我不要他,他又想做,就跟了王义,还让我不要生气。最后他说昨晚那200他就真的收了,因为他没工作缺钱花。
  妖的一番话,整的我心里挺不是滋味的。几米外,咋看都是一个女人,可他找个伴儿,却永远没有女人那么容易。
  我把后来的200元硬塞他的包里,他又给扔了回来,说啥没要。他问我要电话号码,我寻思了一下,把王义的给了他。
  后来,我问王义干妖的细节,王义过了很久才好意思给我讲。不过,他的鸡巴,没几天就刺挠了,呵呵,消炎花了不少钱。
  我只简单说下吧。王义说:我没敢脱他的衣服,把裤衩扯下一点儿就顶了进去。他说:喝懵了,有个眼儿就行了。他说:那眼儿挺松,很容易进,但进去后好像比女人的紧。他说:妖好像给我裹鸡巴了,但我也有点记不清楚了。他说:


  妖自己撸,没操男人的想法。
  唉,表示对这类人的同情,我就不写细节了。
  我有些后怕。我喝迷糊睡着后,要是被妖给摆弄了鸡巴啥的……唉,不敢想了,不过我知道我的身体没啥异样,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