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激情小说 > 生活情感 > 正文

同人续善良的美人妻

作者:admin人气:1289来源:


【同人续】善良的美人妻

  第一章因为我工作上的失误直接造成了近千万的损失,我不但要赔偿公司的损失,还可能有牢狱之灾,主要是我赔偿不了,最後我和慕柔雪选择了离婚,这样我还可以保存一半的家产,结果是房子归慕柔雪,其它的股票、基金、存款,全部做了赔偿,即使这样我还是被判了两年。

  慕柔雪的肚子已经四个月了,因为身体的原因,只好申请了停薪留职,这下老乞丐可乐疯了。可怜我在里面吃苦,老乞丐却每天抱着慕柔雪睡觉,不单给他生孩子,还要照顾他的生活,以前骨瘦如柴的老乞丐开始变得强壮,性要求也变得没有节制,大白天在家的慕柔雪被老乞丐强迫换上了情趣内衣,说这样穿着真是好看,慕柔雪性格本就软弱,再说有了他的孩子,在很多方面就迁就他了。

  现在,在客厅里,老乞丐一双粗糙的老手抚摸着慕柔雪的乳房,因为隔着情趣内衣带来的丝绸感让老乞丐小弟弟一下子就了立了起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怀孕的关系,慕柔雪的身体也变得敏感起来,不由得“啊……”的呻吟叫了出来。老乞丐一把就将慕柔雪推倒在沙发上,把那挺立的肉棒一下子就肏了进去,硕大的龟头一下子就突破了宫颈,“啊……”强烈的刺激感让他差点喷发,慕柔雪也刺激得哆嗦起来,紧紧地抱着老乞丐。

  老乞丐停了一下,开始快速的抽动起来,慕柔雪在他快速的抽动中刺激得哆嗦起来,双腿紧紧地夹着老乞丐的屁股。“啊……”又一波的快感来临,慕柔雪忘情地吻上了老乞丐臭烘烘的嘴巴,舌头和老乞丐纠缠在了一起,慕柔雪在不知不觉中对他有了一丝丝爱意。

  终於老乞丐到了发射的边缘,一双手拼命地抓着慕柔雪雪白的乳房,“啊……射了……”乳房被抓得变了形状,慕柔雪却在这种暴虐的发射中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久久的二人从激情的热吻中慢慢地消退下来,老乞丐却没有把他那丑陋的东西拿出来,却是抱着慕柔雪躺在沙发上,慕柔雪也默默的躺在他的怀中。

  以前因为彼此都有工作,性爱当作了一种任务,女人是需要性爱的滋润的,现在慕柔雪感觉老乞丐把全部的身心都给了自己,不由得感觉到了一种幸福,尤其是怀了他的孩子,现在慕柔雪准备全身心的接受老乞丐。

  慕柔雪深情的吻了一下老乞丐,说:“现在我已离婚了,孩子也是你的,只要你是真心对我好,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老乞丐高兴得把嘴巴啃在慕柔雪的脸上,慕柔雪被他的胡子刺得连忙说:“老公,等下带你去剪头发、胡子,好好的整理一下,明天我们就去登记。”老乞丐忙说:“老婆你说什麽就是什麽。”第二天两人去做了登记,现在我是彻彻底底失去了我美丽的老婆。

  转眼又是四个月过去了,这些日子里,慕柔雪尽职的做着老乞丐的老婆,後面一个月怕影响孩子,慕柔雪为了满足老乞丐每天都要的性爱,给老乞丐做了口交。

  老乞丐自从体会了慕柔雪给他口交後,深深的爱上了口交的感觉,兴趣来了,不管是在哪里,把老婆拖到他身边,把慕柔雪的头按在他胯下,慕柔雪无奈地把他丑陋的东西掏出来,接着放入口中头前前後後摆动起来。

  老乞丐兴奋得“嗷嗷”直叫,双手抱着慕柔雪的头死命地抽动,二十五公分的阳具撞击着慕柔雪的喉咙。终於在他暴力的捅戳下,突破了慕柔雪的喉咙,进入了慕柔雪的食道,每次的抽送都带出黄色的胃液。在慕柔雪紧窄的喉咙中,老乞丐终於把他的精液全部射入慕柔雪的胃中。

  第二章现在老乞丐在这些日子里开始学会了上网,其实他还是挺聪明的,尽管只是小学水平,没有用两个月的时间基本都会了,这些天他开始会找一些AV片看,甚至强迫慕柔雪和他一起看。在AV片的影响下他开始有了暴虐倾向,吃饭时,老乞丐把慕柔雪按在桌子下面给他口交,还必须是深喉的那种,在看AV的时候也必须给他口交,每次还让慕柔雪全部吃下去。

  因为快生了,老乞丐在看A片的时候发现可以肛交,对慕柔雪说:“老婆,你看看里面可以肏屁眼,你的处女给了别人,我要你把屁眼给老公。”现在的慕柔雪对老乞丐基本是拒绝不了:“老公,你要老婆就给你,可是你要轻点啊!”老乞丐兴奋的把慕柔雪翻过来让她把屁股对着自己,吐了一点口水在屁眼上,用他25公分的肉棒抵在了屁眼上,用力一抵:“啊……进去了,好紧啊!”慕柔雪屁眼一阵疼痛,老乞丐可不管慕柔雪的感受,开始快速的肏了起来:“啊……真是太舒服了!”慕柔雪在这种快速的肏干中竟有了快感,屁眼里面还分泌了肠液,这样肏起来更加顺利了:“老公,肏屁眼也会高潮啊!好舒服……”慕柔雪忘情的叫了起来。

  在慕柔雪的鼓励下,老乞丐肏得更有劲了,终於老乞丐把他的精液全部发射到了慕柔雪的眼中。

  从这天开始,老乞丐至少要在慕柔雪的屁眼里发射两次,吃饭口交三次,晚上看A片至少还要在慕柔雪的口里发射至少两次。在这样的日子里,慕柔雪也变得性慾高涨起来,开始口交完全只是为了满足老乞丐的性慾,可是现在每次当那25公分的大肉棒穿过喉咙,带给她一种充实的感觉,在食道的抽送中给了她一种莫名的快感,肛门的突破让她爱上了肉棒在肛门穿刺的感觉。

  慕柔雪的肛门还可以在穿刺中分泌肠液,经常在这种变态的性交中头脑变得一片空白,越来越享受这种变态的性交方式。吃饭的时候现在不用老乞丐提醒,慕柔雪也会老实的钻到桌子下面给他做口交服务,每次拉完屎她都会在卫生间给自己清理屁股,好方便老乞丐给自己肛交。现在慕柔雪发现自己可能有被虐的倾向,不是每个女人都可以接受肛交和深喉交的,可是自己就发现肛交的快感甚至超过了性交。

  老乞丐现在的日子过得可以说和神仙没有区别,刚刚吃完晚饭,享受了慕柔雪深喉的侍候,在慕柔雪包里面拿了五百元放口袋里,哼着小曲去附近的公园遛达遛达。现在已经7点多了,天也黑了下来,在经过一个假山时看见几个18岁左右的少年在那里说话。

  “刚哥,你上次给的药物太好用了,以前那个婊子我追求她,她还把我写给她的情书贴在黑板上,让老师直接找了我妈妈,大骂我一顿。上次在你这里买了一点药,给她吃了以後,现在对我说的话就是圣旨,刚哥再卖点给我吧!我昨天看见她妈妈了,天啊!不是骗你,太他妈漂亮了,我一定要来个母女控,想想都让我鸡巴硬得快爆炸了。”“行,拿一千元来,东西给你,还有一个条件是下次必须带来给我肏肏。”“没问题的。”少年从口袋里拿出一千元给了那叫刚哥的,还说:“现在我可是不缺钱花,那婊子为了讨好我去做了援交妹,还骗我是找家里拿的钱,等我玩厌了她们母女就让她们帮我专门赚钱去。”刚哥把东西给他後,那个人快速的离开了,老乞丐一听还有这麽好的东西,尽管小雪现在对他是百依百顺,但这麽漂亮的老婆始终是让人放心不了啊!他连忙走到刚哥面前,结结巴巴的对他说:“小兄弟,那种东西可以卖点给我吗?”叫刚哥的说:“可以是可以,你我不认识,价钱又是不同的,三千卖一份,要就拿钱来。你这种老东西也不可能骗到什麽好货色,我就当是做慈善事业可怜可怜你。”“我没有这麽多钱啊!”老乞丐连忙把身上的五百块拿出来说:“我身上一共就五百,要不我下次再给你好不好?”“不行,少一分钱都不要想拿。”老乞丐连忙说:“那你等我十分钟,我回家拿好不好?”刚哥说:“好吧,要去赶快的。”老乞丐像飞的一般向家里跑去。

  慕柔雪正在打扫卫生,看见老乞丐回来说:“老公怎麽这麽快就回来了?”老乞丐没有理她,飞快的跑到房间从包里速度拿了二千五百元,飞一样跑了出去,找刚哥拿了东西又要了他的电话,便兴冲冲地回家去了。

  第三章老乞丐找了个机会把药给慕柔雪吃了,本来慕柔雪在心里对老乞丐就有了爱意,尽管大部份原因是因为有了他的孩子,还有在性生活上从他那里得到了以前得不得的满足,现在因为吃了药以後,老乞丐在她心里的位置已经没有人可以替代。

  老乞丐不爱乾净,慕柔雪为了改变老乞丐邋遢猥琐的形象,每天用身体给老乞丐洗澡,为了给老乞丐买衣服,尽管家里面还有以前老公的,但是两人的体型不符,慕柔雪变卖了自己所有的首饰。现在可以说,慕柔雪已经把身体包括灵魂全部给了他。

  可老乞丐心里是怎麽想的呢?一直自卑的他以前在农村的时候就倍受欺凌,心理有些扭曲,在他的世界里慕柔雪就是他的财产,是他生儿育女的工具,老婆就是用来侍候老公的。不知是不是老天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本来就不是在一个世界的两个人竟然结合在了一起。

  很快的,慕柔雪诞下了一个男孩,老乞丐破天荒的尽心尽力地照顾着慕柔雪两母子,可能儿子唤醒了老乞丐父亲的天性吧!慕柔雪看在眼里感动得双目盈眶:“老公,你给孩子取个名字吧!还有孩子要上户口,要不孩子的户口在城里和我一起吧!”老乞丐一听,脸一下变了颜色:“不行,孩子是我王家的,上户口必须回去上,等孩子满月我们就回老家。”慕柔雪现在对老乞丐的话已经不会抗拒,连忙答应了。

  慕柔雪的父母亲听说生了孩子,赶快赶到了医院,当看见老乞丐的时候随口问了一句:“这位老先生是……”老乞丐抬头挺胸自豪的说:“我是她的老公,也是孩子的爹。”慕柔雪的母亲骂道:“凭你配得上我慕柔雪吗?赶快离开这里,要不我要叫保安了。”“妈,他真的是我老公,而且孩子也确实是他的。有些事今後我会告诉你们的,现在他对我很好,我也感觉很幸福。”“怎麽会这样?你怎麽会看上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而且还是这麽猥琐。”慕柔雪说:“妈,有些事一下子和你们说不清楚。妈你看看你外孙,你看他多可爱啊!”慕柔雪她妈急忙从慕柔雪怀里抱过孩子看着小家伙:“老头子快来看,这小家伙多可爱。”慕柔雪他爸连忙过来逗弄着小家伙,开心得不得了。

  一个月很快过去了,慕柔雪在这些日子给父母说了他和老乞丐的事情,在事实面前,父母也只好接受现实。在知道慕柔雪的经济状况以後,母亲还偷偷给了慕柔雪五万块,可是後面发生的事情连她也没有想到,到後面连她也在老乞丐的胯下承欢,给他生了两个女儿。

  慕柔雪和老乞丐准备明天就回老乞丐的老家,谁也想不到的是,这次去老乞丐老家彻底改变了她一生,在那个封闭落後的山村,过了两年多暗无天日的日子。

  在经过了火车的长途跋涉,到了贵州的一个小县城,再走了一天的山路、坐了两次船才到了老乞丐的村子。现在老乞丐可以说是衣锦还乡,老乞丐找了他一个远房亲戚住了下来,大方的给了人家一千元,把他亲戚笑得口都合不拢,你要知道在这里一千相当一家一年的收入。

  其他村里面的人听说老乞丐发财了,还带回来一个画里面一样的老婆还给他生了一个白白胖胖的儿子,都赶过来看老乞丐的老婆,当见到慕柔雪的那一刻起,让他们知道了什麽是仙女下凡。

  第二天老乞丐带着老婆去了村长家,村长昨天就听说老乞丐带回来了一个仙女,今天一见,那双眼睛就没有办法从慕柔雪的身上移开。

  老乞丐结结巴巴的对村长说:“村长,帮忙给我娃上户口要怎麽办啊?”“这个事情不好办啊,你离开这些年,你的户口都销了。”这话要是说给你们听那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可是在那种封闭落後的地方这就不是笑话。村长就是他们那里的土皇帝,他说销了就是销了。

  老乞丐急了,忙说:“有什麽办法没有?”村长把淫秽的目光从慕柔雪身上暂时移开,一本正经的道:“办法是有的,我开一个介绍信,你拿到乡政府去找找人,送点礼,应该还是可以解决的。还有一个事情忘记和你说了,你以前偷看我老婆洗澡,以前你跑了,现在你应该说说怎麽解决这个问题,其实我要求也不高,赔偿一万就行了,要是没有,你自己考虑後果。”“村长,你当时不是打断了我一条腿吗,怎麽还不算完啊?”“放屁,一条腿就解决问题了?要是不给钱,你看着办。”慕柔雪看老乞丐吓得脸都白了,忙说:“村长,我们给钱,可是我们身上没有这麽多现金,明天我们去城里取了给你。”“不行,你留下,王二山去取钱,什麽时候拿钱来了你才能回去,现在二山子你可以滚了!”话说完给了老乞丐一脚。

  可怜的老乞丐本来找了一个漂亮的老婆,又有了儿子,想回家来显摆显摆,没有想到回家第二天就是这种结果。慕柔雪连忙抓住老乞丐说:“老公,带我离开这里。”老乞丐回过头看了村长,无奈的对慕柔雪说:“我去拿了钱,马上带你回去。

  你把卡给我,我两三天就回来了。”慕柔雪把卡给了老乞丐,老乞丐急急忙忙的走了。

  村长看见老乞丐走了,连忙叫道:“老婆,赶快出来。”不一会从外面进来一个胖女人,说:“孩子他爹,有什麽事?”“这个女人差我一万,我现在有点事要办,你把她带去房间关起来,等我回来再说。”话说完就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可怜的老乞丐做梦也没有想到,村长叫了两个人在路上抢了他身上所有的钱和卡,还打了他一个半死。

  村长处理完事情,心急火燎的赶回家,打开关慕柔雪的房间,把门关上:“美人,我来了。”猴急的向慕柔雪扑去,慕柔雪抱着孩子急忙闪开。村长一个耳光恶狠狠的打在慕柔雪脸上:“你要是不从了我,我把这个小杂种拿去喂狗!”慕柔雪一下子软了下来,村长顺势把慕柔雪搂在怀里,一双手抚摸着慕柔雪硕大的乳房,慕柔雪挣扎着:“不要啊,让我把孩子放下吧!”村长让慕柔雪把孩子放在了床上,猴急的脱掉慕柔雪的衣服,一对雪白的乳房蹦了出来,村长忙把一张臭烘烘的嘴巴含住慕柔雪的乳头吸吮起来,一双臭手抚摸着慕柔雪的下体。

  “天啊!太舒服了,城里的女人就是不一样,怎麽就让二山给干了。”村长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肉棒急速膨胀。“忍不住了,太舒服了。”村长把慕柔雪推倒在床,屁股朝他,把肉棒对准洞口,腰部一用力,肉棒全部肏了进去。

  “啊……太舒服了,现在就是让我死我也满足了。”话说完,开始快速的肏干起来。在村长的肏干中,慕柔雪可耻地发现自己的阴道开始分泌大量爱液,在快速的抽送中发出“咕咕”的水声,双脸变得陀红,双眼也变得迷离,不自觉的屁股向後挺动,口里发出若有若无的呻吟。

  终於,在这样强烈的刺激下,村长死命地挺了几下,发射在慕柔雪的子宫中,可他那粗大的肉棒却没有软下来,龟头还卡在子宫里面。村长无力的趴在慕柔雪身上,一只手揉捏着慕柔雪的乳房,就这样静静的趴了五分钟,肉棒才软了下来。

  村长拔出湿漉漉的肉棒,把慕柔雪扳过来,对准她的樱桃小嘴说:“帮忙舔乾净。”慕柔雪无奈地把村长的肉棒含进口中舔吸起来,不一会就清理得乾乾净净。

  村长看着这麽漂亮的美女在自己胯下舔吸着肉棒,强烈的慾火一下子又升腾了起来,肉棒一下子又变得雄赳赳起来,双手抱着慕柔雪的头开始在慕柔雪的口里开始抽送:“太他妈舒服了!”肉棒一下下顶着慕柔雪的喉咙,终於在这种暴虐的抽送中插进了慕柔雪的喉咙。

  村长感觉肉棒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空间,慕柔雪紧窄的喉咙包裹住了抽送的龟头,喉咙不自主的产生蠕动,强烈的刺激让村长没有坚持五分钟就一泄如注,村长死命地抱着慕柔雪的头朝自己的胯下按下去,慕柔雪呼吸不了,挣扎着推开了村长,长长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村长休息了两分钟,让慕柔雪帮忙他舔乾净肉棒满意的离开了,把门又关了起来。从这天起,慕柔雪做了村长的性奴。
  
  第四章老乞丐拖着快散了架的身体回到了村子,在亲戚家休息了两天,现在他感觉除了绝望就是绝望,所有的钱全部让人抢了,自己美丽的妻子现在肯定被村长肏了,现在的他又回到了过去一无所有的境地,他不甘心。老乞丐狠了下心,朝村长家走去。

  刚来到村长家,就听见里面传出女人惊天动地的叫床声,只见自己美丽的老婆正忘情地骑在村长的身上,上下套动着村长的肉棒,双眼迷离,双脸佗红,雪白的屁股忘情地扭动:“啊……我还要,我要肉棒棒……”同时屁股拼命地上下起伏,村长被慕柔雪疯狂的套动爽得嗷嗷直叫:“啊……不行了,这娘们太会弄,早知道就不要用那个给母猪发情的兽药了。”紧接着村长的屁股死命地向上挺动,把亿万的精华射进慕柔雪的子宫,可是慕柔雪并没有满足,把湿漉漉的肉棒拉出来,双手急切的捧着村长的肉棒,紧接着把湿漉漉的肉棒含进口中忘情地吸吮。老乞丐看到这里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冲上去把村长推翻在地,慕柔雪去拼命地追逐着村长的肉棒:“我要肉棒棒,我要肉棒棒……”村长站了起来,一把推开慕柔雪,对老乞丐拳打脚踢起来:“叫你推我,叫你推我……”老乞丐被打得在地上翻滚。

  村长骂道:“不就是干了你老婆嘛,你他妈想找死啊?”老乞丐不知道从哪来的勇气,抱着村长的大腿哀求道:“村长,把我老婆还给我好吗?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钱拿了吗?把钱拿来,带你老婆回去。”“村长,我的钱被人抢了,你先让我带回去,我想办法尽快把钱给你。”村长一脚踢开老乞丐:“滚!什麽时候拿钱来了再说。还有,你老婆在我这里一个月要付三百块生活费。”老乞丐急了,苦苦哀求着。

  慕柔雪这时爬了过来抱着村长的大腿,双眼迷离的说:“我要肉棒棒,我要肉棒棒……”嘴巴同时朝村长的肉棒追逐过去。看来村长给慕柔雪吃的兽用春药相当厉害,村长已经发泄四次了,还是没有满足慕柔雪的慾望,可村长实在是不行了。

  村长推开慕柔雪,对老乞丐说:“你自己看看,是你老婆要求我干她的,现在我要让我家的大黑干你淫贱的老婆。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去院子里把我家大黑牵来肏你老婆,我就答应让你今後在我家给我干活,表现好还可以让你干干你老婆,顺便照顾你那个小杂种,要是不答应,我就弄死你的小杂种,打断你双腿,你应该知道在这里我就是弄死你也没有任何事情。”老乞丐是真的怕了,本来胆子就小的他连忙说:“我去,我去。”急忙连滚带爬的走了出去。村长又拿了一瓶药出来,老乞丐这时把大黑牵了进来,村长把一块肉放了点药,喂给大黑吃了,不一会,大黑狂燥了起来,慕柔雪还在那里喃喃的叫着:“我要肉棒棒……”“去,把大黑牵过去让你老婆给牠肏。”老乞丐得得瑟瑟的把大黑牵到慕柔雪身边,大黑在春药的作用下,肉棒已经从包皮里面露了出来,红红的龟头还滴着分泌物。慕柔雪已经彻彻底底迷失,看见一根红红的大肉棒,急切的把嘴巴凑过去,一口就把大黑的肉棒含进了口中,以狂暴的方式吸吮着散发热气的狗鞭,“好吃,我还要……”慕柔雪还把狗鞭死命地往口中纳入。

  村长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肉棒在急速的膨胀,走过去把慕柔雪从狗腹下拉出来,把肉棒一下子就肏进慕柔雪的口中,双手抱着慕柔雪的头,把慕柔雪的口当作阴道一样肏了起来,同时对老乞丐说:“赶快把大黑的屌放进你老婆的臭屄里面。”老乞丐用双手把大黑扶到慕柔雪的後背,大黑正狂燥的挺动着屁股,老乞丐扶着狗屌对准了慕柔雪湿漉漉的阴道,手一松,肉棒就全部滑了进去。大黑感觉到肉棒进入了一个温暖的肉洞,马上快速的抽动起来。

  “啊……好舒服啊!肉棒棒肏得老婆真舒服……老公用力,啊……高潮了!啊……顶到花心了……”慕柔雪在大黑强烈的肏干中退出口里的肉棒,忘情地叫浪着,迎接她的就是村长的肉棒又无情地干进她的喉咙,慕柔雪却用双手抱紧了他的屁股,让肉棒能更深的插进自己的喉咙。

  一种被征服的感觉让慕柔雪又一次来了高潮:“要死了,升天了,肉棒棒肏得慕柔雪好舒服!啊……我还要,慕柔雪愿意一辈子让肉棒棒肏……”大黑也到了发射边缘,狗鞭根部的肉球彻底膨胀,全部肏进了慕柔雪的肉洞,卡住了慕柔雪的阴道。

  大黑从慕柔雪身上爬了下来,变成了屁股对屁股的姿式,一股股热热的狗精在慕柔雪的子宫中肆无忌惮地发射,滚烫的狗精撞击着慕柔雪的子宫,慕柔雪被滚烫的热精烫得浑身抽搐。口中粗大的肉棒在喉管中的抽插让她头脑一片空白,高潮一波又一波的袭击着慕柔雪。

  老乞丐也在这种强烈的人兽变态交中被刺激得肉棒简直快要爆炸,用双手快速的套动肉棒,接着,一股热精像机关枪一样发射在慕柔雪的後背。村长也在慕柔雪的喉管中发射了今天的第五次热精,让他快虚脱了,双腿无力。

  狗射精是要很长时间的,慕柔雪还和大黑连在一起,阴道还夹着狗鞭收缩着,好像要榨乾大黑所有的热精。在经过了半个小时的勾尾,大黑的肉球终於软了下来,只听见“啵”的一声退出了慕柔雪的阴道,慕柔雪也在连续的高潮中无力的晕了过去。

  “老东西,过来把你老婆里面的狗精吸出来,我可不想干有狗精的臭屄。今後这就是你的工作,如果表现好的话,会先让你狗老哥肏你老婆然後再到你肏,让你们两兄弟的精液不分彼此。呵呵,还必须是你的狗兄弟先肏。”老乞丐无奈地把嘴巴凑上慕柔雪的阴户,把狗精全部吸进口中。

  “好了,现在把你老婆抱去那房间,没有我的允许你不准肏你老婆,明天开始给我干农活。你看我对你多好,给你一家有吃有住,还要费力干你老婆,你要报答我知道吗?呵呵,好好收拾一下,我去村里有点事办,昨天村里有很多老光棍找我说要干干你老婆,倾家荡产都愿意,看来要好好商量商量,呵呵。晚上我回来,把你老婆送去我房间暖被窝。你以前不是喜欢我老婆吗?等下我让她从今天起陪你睡觉,那个黄脸婆现在让我提不起一点兴趣,给你了,开心吧?”说完後,村长满脸笑容的扬长而去。 
【完】